竹马长弓,琴儿喑哑

不能再紧了,仍不撒手时间和金钱死死拧着那牵着性命的弦头总想在发颤的一紧再紧中掏出她腹中的妙音绝响醉入梦中的爱河是的,钢铁拧不过人心一根根爱的心弦都在生活发颤的一紧再紧的节奏下拧紧拧断腹中的妙音绝响在柔指欲抚无处中喑哑

第十三回 酿醋(上中)

自初二那日提到景睿生日,初五在孤山上祭奠聂锋之后,梅长苏心下就越发焦躁起来。原本按部就班、步步为营的事情越深入,他需要全力以赴、招招算计的就越多。他一直想要远远地把霓凰推开,但是自从她来过苏宅两趟之后,近日竟然他自己越发生出了期待她来的软弱心思,而且这心思越是抑制,越是跳跃得厉害。林殊在他心里沉睡了十三年,倒是真不枉“金陵最耀眼”的少帅之名,简直如笼中猛虎,那一日相认后放出来,连再驯服都难。

他告诉自己必须要有一个了断,竟然真的装模作样地把这件事提上日程去谋划。谁料想左谋右算、上规下划,竟是一样方法都不满意。无论哪一种,都是在委屈霓凰。越想越纠结,几日里人就瘦了一圈。

这种奇怪的情绪如同拧错方向的麻绳,越拧越紧,把他的心都揪成一团,即使到了上元佳节也还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消解。园子里挂满了飞流最爱的花灯,吉婶的厨房里饭香四溢,一派热热闹闹的团圆景象。虽然身处其中的他自己并不团圆,却也感受到人间烟火的温暖。他穿戴整齐,即将出发去妙音坊。又是一枚势在必行的棋子,需要他耐心去布。

飞流一定是出于无心,那么只可能是命运之手在摆弄了。那盏金鱼灯就正挂在他眼前的廊檐下,在晚风中轻轻摇着尾巴。仰起头的角度,恰够得上那天霓凰站在梯子上的位置。思绪就在那一瞬间潮水般涌将过来,他站在那里一动也动不得。“林殊哥哥,好看吗?”好看,真的很好看。你知不知道,在那之后,我都没有再用“好看”评价过除你以外的一切。

他垂下眼,以为自己睹物思人太过以致出现了幻影,那院中缓步向他走来的,竟然是霓凰。定了定神,那倩影还在。真的是她。她的眸子里盛着廊檐下的灯影,肤若凝脂,眉如墨画。看见她的时候,他忽然无意识地绽开了一个笑容。那笑容非常自然,仿佛直接从心底长出来的一大朵花,相应地,霓凰也说不出缘由地感到喜悦,露出了微笑。

梅长苏看着她的眉眼和笑意,一时看痴了,不知该说些什么。

“兄长,这是要出门?”她有些不解。几日前撞见那个白衣女子而郁结在心里的一点小情绪,和一连数日苏宅找借口谢客的疑心,忽然跑得无影无踪了。

梅长苏这才回过神来,点点头答道:“要去一趟妙音坊。”

“妙音坊?”她语中生疑,尾音微微扬起。

“哦,有点事,要去办。”

“霓凰明白。”她急急拦住他的话语,也许是看不得他忽然浮现出的不安和慌张,也许也是想把自己刚刚逃走的犹疑情绪再次挡住。

“上元佳节之夜,霓凰也只是,想见兄长罢了。”她尽可能露出了最温柔自在的微笑,眼底的落寞一闪而逝。

相视一笑,是当下唯一能做的事情了吧。

原著:琅琊榜

作者:海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威尼斯城真人赌钱网站发布于买车用车,转载请注明出处:竹马长弓,琴儿喑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